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十字绣??????? 2019-09-24???来源:张哥谈车

针对于IP的开发一直是文化类企业的心头痛,因为这之中不论前人走过多少遍的坑,后人重新走依然很有可能会掉下去,因为IP开发的流程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受限于作品内容,同样的道路也出现了不同的走法。

目前而言IP开发最成功的企业恐怕就是迪士尼了,2017财年,迪士尼实现营业收入551.37亿美元,同比下降1%;实现净利润89.8亿美元,同比下降4%。这是自2009年以来,迪士尼首次出现营收与净利润同时下滑的情况。诚然,世界范围内零售业普遍趋于颓势,但销售额大幅下降,显然这对于手握众多优质IP的迪士尼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事实上,在迪士尼整个商业结构中,零售并非最重要板块,迪士尼的营收结构包括电视和网络业务、迪士尼乐园度假村、电影娱乐、衍生品及游戏四个主要板块,营收占比分别为44%、30.8%、14%、11.2%。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迪士尼的利润来自整个文化产业链,IP是绝对的推动作用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迪士尼文娱全产业链布局

迪士尼的商业模式是典型的轮次收入——迪士尼的动画制作,除去票房,通过发行,拷贝等赚取第一轮收入;第二轮是主题公园创收;接着是品牌授权和连锁经营赚取第三轮。线上线下的调整,迪士尼意在最末端的环节榨取更大的IP价值。

对于IP的打造,迪士尼依然在领跑的位置上。这是一个人人向往IP的时代,迪士尼的信心就在于认为自己的IP永远存在价值,这绝不是盲目的自信和自大,迪士尼塑造了许多经典的形象,这些IP时刻都在为迪士尼提供源源不断的利润。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1. 自有IP:1923年,华特·迪士尼在自家车库创作出迪士尼家族第一个并且是影响最广大的IP——米老鼠,在此后的八九十年间,米老鼠、唐老鸭、高飞、小熊维尼等一系列迪士尼自有卡通人物形象不断出现。

2. 挖掘IP:迪士尼十分擅长学习和挖掘历史资源,从世界范围内的经典名着、童话故事乃至神话传说中寻找具备迪士尼属性的IP形象,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格林童话》中的白雪公主和来自中国的花木兰等。

3. 收购IP:相比较原创和开发,收购似乎可以更快速扩充迪士尼的IP家族,迄今为止迪士尼最引以为傲的三次收购案例就是收购皮克斯影业、漫威漫画、卢卡斯影业三家电影公司,而这些公司都是众所周知的IP大户。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迪士尼的做法和可口可乐一样,我占据产业链上每一个链条,垄断大量的IP,宣传上我利用公司庞大的体量进行压倒式宣传,同时占据IP的所有版权,让迪士尼能够做到自上而下的快速决策,而不用在前期花上大量的时间进行谈判,同时四个开发方向也能做到一定程度的互相推动,手办模型周边这类东西的销量是受播放量与剧本质量影响的,反过来它又能进一步拉升播放量。

目前迪士尼全球有3000多家授权商,销售超过10万种与迪士尼卡通形象有关的产品,并且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成功中将IP全部转化为财报上的数字。

在这种积累下,迪士尼的产品线几乎可以囊括所有民族所有年龄段的潜在客户,迪士尼游乐园更像是迪士尼这个IP产业链的流通,放大了IP的价值和强化连接。

走在世界各地的迪士尼乐园,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更是随处可见。2014年《冰雪奇缘》上映后,光玩偶在美国卖出了2600万美元,出售安娜和艾莎所穿的“公主裙”,迪士尼就获得了约4亿美元的收入,而《冰雪奇缘》北美票房也就4亿多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主裙在迪士尼乐园中的销售是常态化的,基本可以卖到500元,有游客算过一笔账,三口之家去迪士尼游玩一天,基本消费在2600元左右。同时,迪士尼还设计了一系列策略让游客逗留更长时间,比如打折售出两日票,将酒店与门票打包出售等。据了解,迪士尼乐园中的酒店在旺季时基本上入住率在98%以上,在这里住宿价格自然不菲,但真实的童话场景,依然会有很多父母为满足孩子们的梦想而掏腰包。

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开业曾引发了一次口水战,结论自然不必多说,上海迪士尼乐园的火爆也代表了这个IP成功的秘密,迪士尼方面提出,“原汁原味迪士尼、别具一格中国风”,比如在这里有个“十二朋友园”,是按照中国十二生肖做的项目,而十二个动物则是挑选的迪士尼电影中的动物角色,这就是是本土化与迪士尼的融合。

也就是说在如此巨量的ip加持下,迪士尼能够做到在这条产业链上每一步都是能收到足够的回报的,因此迪士尼也拥有世界上所有文化企业最羡慕的优点,巨大的容错率,这也是迪士尼愿意也能够开设乐园的底气之一,当然欧美地区地价偏低实际上也是一个主要原因。(亚洲地区的迪士尼乐园普遍在更新换代上要落后于欧美地区。)

迪士尼在投资迪士尼乐园时有三种方式,一种是全投资,由迪士尼出面并全额掏钱来建设,美国地区全部是这种模式,不过法国巴黎地区的迪士尼乐园因为盲从经验的缘故,导致巴黎地区的迪士尼乐园成为了迪士尼投资史上为数不多的污点,常年亏损不说,法国人一贯的又浪又慢的模式差点逼得迪士尼欧洲分部集体跳楼。

究其原因无非以下几点:

第一:时机不合适,因为巴黎迪士尼乐园开园时正赶上了欧洲严重的经济衰退期,游客的消费水平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然而公司为实现收益,门票和酒店价格全都以收益来确定,并认为价格并非左右光顾的主要原因,但事与愿违;

第二:选址失败,迪士尼乐园距巴黎不到35公里,加上法国公共交通便利,导致很少有人在此过夜,大部分选择一日游,从而减少了园区酒店收入;

第三:文化差异,盲目投资,日本迪士尼乐园盈利是因为美国文化在日本经济成长期一直受到欢迎和推广,致使开业至今都吸引着大量当地和到日本旅游的游客,而欧洲传统文化的优越感对具有美国文化代表的迪士尼乐园产生了排拆心理,宣传推广也受到了抵制,正因为这些原因才使巴黎迪士尼乐园几乎年年亏损,成为了史上最尴尬迪士尼乐园。

而在日本开设的迪士尼乐园则是许可经营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挂迪士尼的牌子,由日方来全权主导,但是必须给迪士尼分成,虽然日方多有不满,但是从结果上来说,东京迪士尼是非常成功的,日常盈利不说,同时进一步让迪士尼文化渗透进入日本。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而在18年,吉卜力联合日本爱知县打造的主题乐园预计将在2022年开园。吉卜力工作室和爱知县公布了吉卜力公园的基本设计方案,对外发布了设计图,主题公园将分为“青春之丘”、“吉卜力大仓库”、“幽灵故里”、“魔女之谷”、“龙猫森林”等 5 大区域。

卜力主题公园新设计中的“青春之丘”将作为出入口的主要区域,设置了《哈尔的移动城堡》中含有 19 世纪末空想科幻要素的“电梯楼”,让来园的游客从出入口开始便可体验吉卜力作品的世界。出入口附近的斜坡高低差,还将重现电影《侧耳倾听》中登场的“地球屋”。这部分区域的名字源于爱·地球博纪念公园的前身一一爱知青少年公园管理楼,以及《倾耳倾听》所描述的初三女生之爱恋故事。

而将在 2018 年 9 月份结束营业的温水游泳池,则将翻新为不受天气影响的游乐设施区域——“吉卜力大仓库”,将由影像室、游乐场、收藏展示室等区域构成,设计为“一个满载着许多乐趣的大空间”。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幽灵故里”区域则以《幽灵公主》这一动画电影的风格为主要设计基调,游客们将能看见以电影里的铁工厂为原型的建筑。广场内还将设置“邪魔神”、“乙事主”等反派角色。

“魔女之谷”里则会出现《魔女宅急便》里的琪琪的家和哈尔的移动城堡,以及更多与这两部电影主题相关的游乐设施。

“龙猫森林”又命名为“咚咚吭森林”,另名来自《龙猫》电影里祈求种子发芽时龙猫们跳的“咚咚吭之舞”,这区域就是去年公布时打造的“龙猫之家”。该区域有巨大的绿地步行区,在丛林中散步时,也许还会遇见“龙猫”送上橡果子。

此前据NHK电视台报道,爱知县计划在13年前举办过世博会的公园内建设一个主题公园,能够再现吉卜力工作室创作的《龙猫》等动漫电影的经典场景。爱知县政府与吉卜力工作室经过反复磋商,将主题公园名称定为“吉卜力乐园”,并达成协议争取在4年后的2022年度(2022年4月至2023年3月)开业。

从以上新闻我们也可以看出日方也开始寻找全新的ip开发模式了,并且从乐园的设计中我们可以看出吉卜力主题公园很大程度上参考了迪士尼乐园的模式,以IP来对园区内部进行区域划分,考虑到吉卜力的海外版权也在迪士尼的手中,这很可能是吉卜力与迪士尼合作的一部分。

在这之前吉卜力只有一个三鹰吉卜力美术馆作为线下实体,考虑到吉卜力美术馆的内部构成,与其说是娱乐不如说是探索,美术馆内有大量的讲述漫画到动画发展历程的内容,并且还会展示漫画与动画工作室的工作流程与,宫崎骏老爷子在创作过程中的感悟与收益,动画的原画,以及动画内出现过的各种美食等等等等。

迪士尼与吉卜力,IP开发方向的殊途同归

而在14年七月,吉卜力工作室宣布将全面中断动画制作,未来将只进行版权管理工作。而《记忆中的玛妮》将成为最后一部吉卜力动画作品。

据日本媒体此前报道,动画电影《记忆中的玛妮》的制作方吉卜力方面表示”《记忆中的玛妮》将是吉卜力制作的最后一部动画电影“。究其原因,是因为工作室的运营负担日益加重。动画电影制作耗资巨大,在从不进行外包作业、全部工作都由工作室职员完成的情况下,人工费用每年达20亿日元(约1.2亿人民币),每年需要有100亿日元(6亿人民币)的收益才能维持正常运营。

去年由宫崎骏执导的《起风了》收益虽达116亿日元(约7亿人民币),但由于高畑勋作品《辉夜姬物语》仅获得了51亿日元(约3亿人民币)收益,令公司运营负担加重。

吉卜力方面称“去年在宫崎骏宣布退休之后,便出现了工作室解散一说,工作室创始人之一铃木敏夫最终作出了决定,今后吉卜力将只进行版权管理,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消息发布时机”。

同时宫崎骏宣布退休的时间点与吉卜力工作室的大新闻的时间点是基本重合的,

1985年6月15日,制作《风之谷》的团队“トップクラフト(Top Craft)”在德间书店出资帮助下,正式转型为吉卜力株式会社(类似股份有限公司),社长由德间的社长德间康快出任,工作室实际上的负责人为Top Craft的代表取缔役(约等于董事长的职位)原彻。一开始的运作方式为,要制作作品的时候便集合制作团队,作品完成后随即解散。动画师的酬劳是依照票房等收入采比例分配制,之后则为了培养动画制作人才而改为固定的薪水,以作为制作高品质和稳定的作品之据点。

1991年时由于对经营方针的意见不同,原彻辞去常务董事一职,由铃木敏夫接任。

1992年8月6日公司搬迁到位于东小金井的新址。

1997年6月由于公司经营状况开始恶化,被德间书店纳入。同年的作品《幽灵公主》完成后,宫崎骏退出吉卜力。

1999年成为德间书店的其中一个事业部门,同年宫崎骏以所长的身份重回吉卜力。

2000年时,长年支援吉卜力工作室的财务,同时也是德间书店的社长——德间康快去世。

2004年再次使用相同的名称成立了株式会社。

2005年4月脱离德间书店,成为独立的公司。由铃木敏夫出任代表取缔役社长,宫崎骏与史提芬·艾伯特出任公司的董事。

宫崎骏宣布退休时间:

1986年,《天空之城》上映,45岁的宫崎骏暗示自己将会退休:

1992年,拍完《红猪》,他向媒体表示,他的动画已经完结了;

1997年,《幽灵公主》上映,他宣布这是最后的作品;

2001年,《千与千寻》上映,“真的不想干了”;

2004年,《哈尔的移动城堡》拍完,他再次告诉粉丝自己要离开了;

2008年,《悬崖上的金玉姬》之后,宫崎骏第六次宣布退出;

2013年,拍完《起风了》,这位72岁的大叔发出官方退休声明,宣布正式退隐,不再制作长篇动画。

从以上新闻或许可以看出,吉卜力工作室本身的架构或许是拿破仑式的,作为一名优秀的领导人与创意制作人,吉卜力与宫崎骏并不单单是老板与公司的关系,或许某种意义上讲,宫崎骏倒下的那一天,就是吉卜力的末日也说不定。

顺便一提:吉卜力千禧年后的作品虽然普遍票房收入创新高,但是根据制作人铃木敏夫的说法,不少作品实际上都是亏本的。

二次元小窝作者编辑:巡门守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