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最瞧不起的梁山好汉:出卖同门犯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完本??????? 2019-07-23???来源:张哥谈车

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排名,既不是按照战功,也不是按照武功,既不是按照资历,也不是按照人品。这一点我们从柴进李应朱仝排在鲁智深武松之上,杜迁宋万朱贵排在八十名开外,就能看得得出来。而更多人为之抱不平的,是病尉迟孙立,这个能跟双鞭呼延灼打得旗鼓相当的一流高手,登州派系的第一人,却排在了少华山二号人物神机军师朱武、秦明的徒弟镇三山黄信之后,成了三号地煞副将,而那两个同样来自登州派系、只会爬山的解珍解宝,却成了天罡正将,待遇和实权要比病尉迟孙立高上一大截。

病尉迟孙立要是早知道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带有羞辱意味的排名位置,一定会悔恨万分:“朝廷官员只认银子不认人,梁山怎么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为什么天下乌鸦都是一般黑?”但是不知道孙立有没有扪心自问:你的排名被压低,是不是咎由自取?

宋江最瞧不起的梁山好汉:出卖同门犯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这也难怪孙立抱怨梁山待遇不公,因为按照威望资历,病尉迟孙立都是梁山头等人物:“现做本州(登州)军马提辖,如今登州只有他一个了得。几番草寇临城,都是他杀散了,到处闻名。”按照宋朝的官制,“提辖兵甲者,掌统治军旅、训练教阅,以督捕盗贼而肃清治境。”按照小尉迟孙新的说法,病尉迟孙立这个登州兵马提辖,至少地位不比渭州提辖花和尚鲁智深低,而且为登州治安是立下过功劳的。

孙立之所以敢称病尉迟,其自身武功自然不弱。呼延灼带着铁甲连环马征讨梁山的时候,十个回合打跑之内一鞭差点打飞扈三娘手中之刀,吓得扈三娘掉头就跑。危急关头,是病尉迟孙立迎上前去,用一条竹节虎眼钢鞭抵住了呼延灼两条水磨八棱钢鞭,两个使鞭的悍将,“斗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要不然呼延灼驱动铁甲连环马冲杀过来,宋江可能就小命不保了。那一仗首功者当然是病尉迟孙立,所以双方才平分秋色:“宋江急叫鸣金收军,呼延灼也退二十余里下寨。”

宋江最瞧不起的梁山好汉:出卖同门犯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在梁山这个强盗团伙,应该是谁的拳头硬谁往前坐,病尉迟孙立拳头鞭子都过硬,却只能当第二等头领,而柴进李应得到了掌管钱粮的肥差美差,能打过一多半天罡正将的病尉迟孙立,大排行只在三十九位。

由此看来,梁山好汉排座次,也是要看谁的关系硬、银子多的,这一点跟大宋朝廷一样漆黑如墨,宋江也未必就比蔡京高俅童贯道德高尚。起码花荣董平李逵做的事,一般的朝廷奸臣都做不出来,这就难怪病尉迟孙立要悲叹“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但是我们细看原着就会发现,病尉迟孙立之所以不受梁山好汉待见,其实也有点咎由自取——他在上梁山前就犯了江湖大忌,宋江在三打祝家庄得胜之后的一句问话,就暗示了孙立必将被打入另册列入黑名单,想要出人头地,只能得下辈子了。

宋江最瞧不起的梁山好汉:出卖同门犯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那么宋江说的是一句什么话呢?这在水浒原着第五十回有记录:“只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在宋江眼里,栾廷玉是一个好汉,但是栾廷玉这位好汉是谁杀的呢?书中没有交代,电视剧里说是被孙立背后一箭射死的。

不管怎么说,铁棒教师栾廷玉之死,病尉迟孙立是元凶首恶,而且孙立与栾廷玉的特殊关系,更令人对他的做法难以接受——出卖同门师兄弟,这是江湖大忌,从此没人敢跟孙立做朋友。

咱们回过头来再看看栾廷玉是怎么对待孙立的。远远望见“登州兵马提辖孙立”的旗号,栾廷玉大喜过望,很自豪地对祝氏三杰说:“这孙提辖是我弟兄,自幼与他同师学艺……”然后马上开门迎接:“天幸今得贤弟来此间镇守,正如锦上添花,旱苗得雨。”

宋江最瞧不起的梁山好汉:出卖同门犯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最后的结果都知道了,孙立出卖了师兄弟栾廷玉,也出卖了把他当做及时雨的祝家庄上下,栾廷玉死不瞑目,宋江大为惋惜。

这时候我们就看得出来,即使卑微猥琐如押司小吏宋江,也知道祝家庄属于无辜受戮,栾廷玉保境安民更是责无旁贷,死在师兄弟的暗算之下,实在是令人痛惜——连宋江这样的小人都替栾廷玉惋惜,那么最讲义气的晁盖阮氏三雄又会作何感想?被兄弟陆谦出卖的豹子头林冲又会作何感想?

宋江最瞧不起的梁山好汉:出卖同门犯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所以我们可以说孙立在梁山被排斥打压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结果,但是其中也不乏咎由自取的因素:在还比较讲究道德信义的宋朝,欺师灭祖出卖同门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罪行。所以宋江最瞧不起孙立:出卖同门犯了江湖大忌,谁敢跟他做朋友?

当时可不像一千年以后,背叛师门者会成为香饽饽,连自己的师爷辈的人也会收他为徒,官府中人更是对这样“大义叛师”的逆贼情有独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