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继续养活B站

新闻??????? 2019-09-23???来源:张哥谈车


谁来继续养活B站


文|锌刻度记者 刘虹伶

编辑|许伟

  • 实际上,FGO才是真正养活B站的“工具”。
  • B站的收入结构已经进一步降低对游戏的依赖。但其主要收入依旧源自于游戏。
  • 失去FGO后,B站并没有有能力接替FGO的产品。这样看来,B站的处境似乎并不乐观。

5 月 14 日,国内二次元网站领域“领头羊”哔哩哔哩正式发布了 2019 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B站第一季度月均活跃用户首次破亿,2018年全年亏损5.65亿元,今年Q1净亏损为1.96亿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扩大238%。由此可见,B站目前依然处于亏损状态,而实际上B站未来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营收结构单一,仅靠《Fate/Grand Order》拉动营收等问题均尚未解决,而B站全靠FGO赚钱的背后,FGO的“下一任”在哪里?

1/B站月活过亿,靠FGO氪金“养活”

财报显示,2019年Q1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总营收达13. 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8%。净亏损方面,B站在上个季度经调整后净亏损1.5亿元,净亏损率为13%。

在核心数据方面,B站Q1的用户数据非常漂亮,月均活跃用户首度破亿,达1.01亿人。

在业务类型划分来看,虽然其他业务均实现了不错的增长,但B站目前营收依然高度依赖于游戏。

B站Q1财报数据显示,B站2018年全年亏损5.65亿元,今年Q1净亏损为1.96亿元,较上年同期净扩大238%。由此也可看出,B站不仅没有赚钱,相反的是一直在亏损,并且亏损越来越大。

从财报上我们可看出,B站的收入结构已经进一步降低对游戏的依赖。但其主要收入依旧源自于游戏。

2018年Q1至今的五个季度,游戏业务营收分别占到了B站总营收的79%、77%、69%、61%和63%,而其中二次元手游《Fate/Grand Order》贡献了游戏业务营收绝大部分。例如2018年Q2,B站88%收入来自游戏,而在88%中82%来自《Fate/Grand Order》。


谁来继续养活B站

《Fate/Grand Order》

这种情况如今并未得到大幅缓解,一季度财报显示,《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这两款游戏仍占了B站游戏收入的85%。

对此,网友们在论坛中提出:“可以说是FGO玩家养活了B站,才有各种视频、版权番可看。”而B站游戏能够如此快速地攀升,也是源自网友口中的二次元手游FGO。

2016年10月,B站代理发行了一款二次元游戏《Fate/Grand Order》,简称FGO。

FGO是源于“Fate”系列起源于日本同人社团型月社(TYPE-MOON)2004年发售的文字冒险游戏《Fate/stay night》,至今已衍生出各种基于统一世界观下的小说、漫画、动画和游戏作品。

实际上,FGO才是真正养活B站的“工具”。

FGO被称为B站十年来最成功、性价比最高的代理项目。今年新年期间,FGO游戏角色艾蕾和阿比骗氪二连创造FGO国服流水逼近4亿元人民币。一款手游达到如此的高度,充分证明了它是拉动B站游戏营收的一把好手。


谁来继续养活B站

新年期间FGO游戏角色艾蕾和阿比骗氪二连创造FGO国服流水逼近4亿人民币


关于《Fate/Grand Order》到底有多赚钱,一位FGO玩家告诉记者他的经历:“我在氪金这一点上,累积到现在已经氪了8000人民币左右。在FGO这个游戏玩家群体里叫做微氪,我们的那个游戏群里氪了5万人民币以上的重氪玩家比比皆是,可想而知这游戏有多赚钱了。B站在代理FGO以前是一直亏损的,直到代理了FGO立马有了营收。”

在B站上市前,就有传闻说B站的营收就靠FGO了。虽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实际上B站能够上市,FGO明显是重要原因。

根据统计网站公布的手游数据,FGO自2015年登陆至今,已经有了30亿美元的营收总额,其中12%收入来自中国玩家,而该游戏在2016年8月份才正式登陆国服,也就是说在3年不到时间内中国玩家就已经贡献3.6亿美元的营收。

也正是因为这个数字,将B站推上了纳斯达克。

2/FGO与B站的恩怨纠葛

B站自2009年成立,经过9年发展,于2018年3月在美国上市。上市后这一年股价一直平稳上升,资本也逐渐认可了B站的地位,CEO陈睿也曾表示B站现目前保持了“Z世代首选娱乐平台”的领先地位。

作为国内最早的二次元聚集地,B站逐步转型,成为全年龄段都适合的视频网站。而实际上B站作为一个视频网站,能够赚钱所依靠的是代理游戏的巨额收益,而在游戏中最吸金的还是FGO。

FGO的顶峰时期,收入占了B站的79%,可以说是全靠FGO撑起了B站。虽然FGO是B站的幕后“金主”,但实际上B站无论对FGO还是FGO玩家都并不是很重视,甚至是在“渐行渐远”。


谁来继续养活B站

FGO游戏界面

而在彼此渐行渐远的路上,对FGO玩家伤害最大的应该是去年B站的九周年庆典事件。

2018年6月,B站迎来九周年庆典,庆典上除FGO外的所有游戏都有九周年福利礼包,而B站的“养家女”不参加周年庆典,也不参与赠送福利礼包。

FGO的玩家们觉得被B站晾在一旁,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有玩家发出这样的言论:“一家人过生日,所有人都来了,唯独赚钱养家的大女儿被关在门外,连生日聚会都不许参加。”

而九周年庆典事件后,FGO指定官博表示是由于版权方审核不通过才不参加这次周年福利礼包赠送,B站官博遗憾没有争取到福利,就再也没有后续操作,这样的“甩锅”行为无疑是让玩家们心凉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此以外,官方代充风波,扣押玩家奖励,在CCC活动前承诺的大规模封号不见踪影,CCC“预冷”等这些问题让很多的FGO玩家对B站愈加不满。

“最后一根稻草”B站九周年庆典事件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而有些网友认为FGO盈利过高以至于FGO运营团队“功高盖主”,所以不排除FGO团队受到了B站的打压。

记者为此采访了从预约开始就在玩FGO的氪金玩家王杰(化名),王杰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是第一批玩这个游戏的玩家之一,在FGO氪金起码10万元以上。但今年3月,他“出坑”了,出坑原因是他觉得游戏运营真的不给力而游戏毫无游戏性,并表示自己已经转战日服。


谁来继续养活B站

Taptap上FGO游戏下载界面截图

“他们运营真的做得很差,中间有好几次官方劝退,我也没有退坑,因为这个手游有我太多太多的回忆了。我为了艾蕾倾家荡产,在退坑的时候还有人劝我,把账号挂在猫吧,这样可以回点本,但我没有这样做。”最后,王杰把他的账号送给了一个陌生人。

记者还采访了目前依然还在继续玩FGO的玩家田浩,和王杰的平静不太一样,田浩提到这款游戏时非常的愤怒。

“陆陆续续的活动都有小bug,但都没有严重影响游戏体验,但作为B站的老用户,一年半的FGO玩家,我现在真的特别不愿意给B站说好话,我觉得B站膨胀了,一不小心就会头疼脑热出幺蛾子。”这是田浩对目前FGO的描述。

作为重度氪金玩家,田浩依然希望FGO能回到以前天天赞美运营的日子,不要再像现在这样玩得每一天都十分忧心,看到FGO变成这样,作为玩家,他真的很难受。

为此记者前往安卓taptap查看玩家们对FGO的评价,评价区一片骂声不断。而在苹果商店里游戏评价低至3.8分,虽然评论区都是感性的游戏评价,但和安卓一样,都是满满的骂声。玩家的吐槽中运营的槽点居多,其次还有售后差、不维护、bug多、福利少、刷评价这样一些问题。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B站与FGO愈行愈远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的。对B站失望的玩家们统统表示,游戏是好游戏,但是运营太不给力。

而从游戏评价我们也可看出,B站让“金主”FGO玩家们寒了心,想要挽回玩家们的心,则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

3/FGO的“下一任”在哪里?

从财报我们可以看出,相较于之前,B站营收结构得到了优化。游戏业务曾经是B站营收的主要来源,B站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上市前有83%的净营收来自移动游戏。

2018年一到四季度,游戏营收占比分别为79.38%、76.92%、68.5%和62%,下滑趋势明显。

尽管如此,FGO仍是B站背后的“金主”。

实际上,也正是因着FGO的成功,在它之后,B站开始在游戏业务上发力,陆续宣布代理了多款二次元系手游,包括成绩还算不错的《碧蓝航线》等。然而这些游戏产品从数据量上相比FGO都不算出色,唯一一款《碧蓝航线》虽然表现不错,但也无法撼动FGO在B站游戏中的霸主地位。

B站主营业务只靠一个FGO在支撑,这其实也意味着B站一直都面临着营收单一及过度依赖单一产品这两个巨大问题。

毫不夸张地说,假若FGO倒退,将会直接影响B站的整个收入。而正如上面我们提到的,B站目前或许正在慢慢“失去”FGO。

这一天迟早会来,或早或晚。而失去FGO后,B站并没有有能力接替FGO的产品。这样看来,B站的处境似乎并不乐观。

看着B站和FGO的爱恨情仇,真是像极了当年的九城与《魔兽世界》。


谁来继续养活B站

《魔兽世界》

当年九城在发展巅峰期拿下暴雪大作《魔兽世界》的中国运营权后,在国内游戏市场的地位一路飙升。而当时唯一能与之抗衡的,也只有坐拥500万平台用户的盛大游戏矩阵而已。

《魔兽世界》对于“80后”来说,是一代人的游戏回忆。甚至可以说,《魔兽世界》仍然是迄今为止引进的最成功的国外游戏,2004年,九城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而其中满满的都是《魔兽世界》为九城立下的汗马功劳。

说到这里,FGO之于B站真是像极了《魔兽世界》之于九城。

2009年,《魔兽世界》的研发商暴雪与九城的合约到期,在续约谈判中一波三折,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暴雪转而把《魔兽世界》签给了网易。这不仅是中国网络游戏发展进程中第一个大规模更换运营商的案例,也代表了九城时代的终结。

九城失去了《魔兽世界》等同于失去了主营业务,此时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弊端显现无遗。虽然依靠《魔兽世界》的多年积累现金流充足,但几次寄予厚望的游戏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和九城一样的是,FGO并不是B站自主研发的手游,对其版权仅仅是代理发行,这同时也就意味着B站在FGO的版权问题上有着极大的隐患与不确定因素。FGO的版权所有方随时可能更换代理方,或者后续不选择与B站继续合作。

对于仅靠一款游戏而带动营收的B站来说,与养活自己的FGO氪金玩家矛盾日益加深的同时,没有寻找到一个可以替代FGO的“下一任”。内有玩家“流离失所”,外有版权问题隐患重重,作为看客,真是不得不为B站捏一把冷汗。

而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如何实现盈利以及维持营收增长,或许是B站最应该考虑的问题。而B站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九城,FGO的“下一任”在哪里,则是B站众多问题中最要命最头疼的一个。

相关阅读